用电影点亮乡村夜生活

来源:渭南日报  时间:2019-01-07

  第一部电影《火车进站》放映那天,巴黎的观众坐在咖啡馆内,眼见火车要冲出荧幕,吓得逃离座位。此后,电影由欧洲的都市传入中国乡村,带给了村民们无尽的惊奇和快乐。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,一个个乡村电影放映员穿行在黑夜里,如同载着神奇光影的骑士,用放映机点亮了乡村群众的生活。

  旧日的光影足迹

  “那时文化生活单一,就是放映电影!”69岁的老放映员李安民提起旧事,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。1976年,当时的临渭区崇宁公社要成立电影放映队,李安民、尚正社两人被选中,自此开始了电影放映员的生涯。

  70年代,许多农村还不通电,村民们在辛勤劳作之余,能够看上一场露天电影,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李安民一出现在村道中,孩子们就前呼后拥,帮他推着架子车跑。车上除了放映机、放胶片的铁盒子,还有两三百斤重的发电机。

  “虽然放的都是黑白片,但村民没有不爱看的。”李安民依然记得,有一年夏天,他一晚上没停,连续跑了4个村子。

  1981年,17岁的张战宏初中毕业,通过培训考试之后,成为临渭区桥南镇的电影放映员。80年代,彩色电影取代了黑白电影,港台武侠枪战片盛行,国产历史题材电影也大受欢迎,少林寺、中华英雄等影片热映。张战宏和弟弟搭伴,跑遍了附近乡镇的每个村落,把一部部电影送到村民眼前。

  有一年冬天,路上积雪未消,张战宏要前往箭峪村放电影。因为道路泥泞难行,他们先用自行车把机器推到邻村,然后背着放映机和胶片盒,徒步赶到放映点。到了一看,竟然来了五六百人,大家点起篝火给他们取暖。电影放映完毕,已近午夜,观众伴着漫天星斗散场,他们又扛着器材原路返回。还有一次,由于电压不稳,放映机的激励灯泡坏了,张战宏就用手电继续放映,观影的村民竞相为他鼓掌。

  1988年5月,临渭区丰原镇放映员田双红迎回了新买的“长江”牌放映机。为买这部机器,家里把存的桐树木料、给老人备的棺材都卖了,四处筹借凑够了3500元,“当时这么多钱已经够盖一座平房了”,84岁的父亲田本利至今还记得这个数字。

  第一次放电影,在丰原镇闵家村。田双红撑起荧幕,架好放映机,涝池边和村道里就坐满了人。夜幕落下来,月亮初升,人群或坐或立,墙头、树上各显神通,围绕在荧幕的周围,那些卖麻糖、饸饹的,卖小玩具、卖干果、卖烟的小贩都来了,就像赶一场大庙会。从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,农村人家不论红白喜事,祝寿、小孩满月,盖房子都要放电影,这是放映员最风光的日子。

  从胶卷到数字 不变的坚守

  1997年,黑白电视和彩色电视机已经进入农村人的生活,电影放映变得落寞,观影市场萎缩,许多放映员都改行了。而李安民、张战宏、田双红,三位不同时期开始放映工作的放映员,出于对电影的执著和热爱,一直坚守在放映机旁。

  2008年,随着农村电影放映工程的深入实施,李安民、张战宏、田双红成为渭南市临渭区电影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员。从最初乡镇人民公社成立电影放映队,到放映员跑场子单干,再回归由“财政买单,群众受益”的农村数字公益电影放映,乡村电影放映员重新找回了过去的荣光。

  放映机的更新迭代也见证了时代的进化。“从16毫米到35毫米,从胶卷到插卡的数字放映机,电影的内容更丰富,声光表现也都比过去好得多。”李安民说,交通工具也从架子车换成自行车,再换成摩托车、三轮车,最后是面包车,农村的路也畅通无阻,放电影更轻松了。

  “原来村民住的土坯房,穿的粗布衣服,就连村部都只有三间木房。”现在每个村部都设施齐全,每次去放电影,供电、通知都方便得很。提起改革开放,田双红对此感受很深,村民们不只换了新居,还有汽车和手机网络,农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进入新时代,农村数字公益电影放映的社会效益更加明显。今年,渭南市共放映农村公益电影25538场,用公益电影服务乡村振兴,助力脱贫攻坚。“今年放的最多的是《厉害了,我的国》《红海行动》《战狼2》等爱国题材电影,还有《十八洞村》《第一书记》《春分有雨》这类宣传脱贫攻坚的电影。”张战宏说,现在放电影更加注重寓教于乐,科教片、“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”优秀影片展映,都受到群众好评。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