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声音,便是母亲的呼唤

来源:渭南日报  时间:2019-01-07

  “你叫渭思南,哪叫田雯鑫?”孙秋革边给女儿按摩双腿,边开玩笑。“啊……”12岁的田雯鑫脸蛋浑圆白净、眼睛黑亮,身上盖着碎花被子,嘴里发出抗议,示意妈妈不要再说。

  孙秋革的姐姐在一旁又笑又气:“雯鑫享福了,倒是苦了我这傻妹妹两口子。”

  孙秋革抬头,笑得一脸灿烂:“谁叫我跟我娃有缘。”

  一句“有缘”,轻描淡写代过了4000多个日日夜夜的艰辛照料。

  2007年正月二十五,天气寒凉,清晨5时许,家住临渭区解放街道办幸福社区的孙秋革,由于起得较早,听到了门外一阵阵婴儿的啼哭声。

  她起身去看,原来门口放着一个鼓囊囊的红色包褥,啼哭声从里面传出。孙秋革心想,这么冷的天,谁家的孩子咋留在了这里,不要把娃冻坏了,就把孩子抱回了家。女婴粉嘟嘟的脸蛋,黑溜溜的眼珠子,水灵的样子,孙秋革看了万分喜欢。

  可孙秋革心里也犯嘀咕:“是不是先抱着娃去报警,看有没有人找娃,谁忍心把这么亲的娃给扔了?”

  到解放路派出所报了案,民警备完案,让孙秋革回去等消息。她准备走,又转身问民警:“娃生病了,可没名没姓咋挂号?”“在渭南丢的娃,都叫渭思南。”民警说。

  没想到,这一等就是十多年。

  孙秋革和丈夫老田都是下岗职工,靠卖早点营生,每日都很忙。有了渭思南之后,孙秋革得空就抱着孩子去街坊四邻转悠。

  孩子一岁时,孙秋革抱着去串门,邻居接过来抱着却皱眉说:“姐,我咋感觉娃怪怪的,要不你去给娃检查一下,看是不是有啥问题?”这一句话,令孙秋革忐忑不安。

  第二天,她叫上姐姐,抱着孩子去了西安儿童医院,诊断结果:重度脑瘫,治愈的希望不到10%。孙秋革蒙了,自己的儿子是轻度脑瘫,和这孩子同病相怜,实在不忍心丢下她。

  孙秋革决定收养这个孩子。可当她告诉姐姐的时候,姐姐非常生气,坚决不同意。秋革软磨硬泡,姐姐才同意暂时不把孩子的病情告诉老田。

  秋革心里有自己的打算,老田是个软心肠,等他和孩子培养出感情,再说不要这孩子,老田也舍不得。

  的确,老田忙着做生意没太在意。秋革提出要给孩子上户口,取名田雯鑫,老田也同意。上了户口,渭思南成了田雯鑫之后,秋革才告诉老田,孩子是脑瘫,惊得老田直跺脚,说她是“神经病”。可转身看到躺在床上,眨巴着大眼睛的田雯鑫,又是一阵心酸,照顾了快一年,老田心里早就把雯鑫当成了亲生女儿。

  即使治愈希望渺茫,夫妻两人还是省出钱给孩子看病,两年之内辗转北京、西安等多家医院,花费了近十万元,可是雯鑫依然坐不起来,吞咽困难,说不清话。

  亲戚朋友、街坊四邻都劝秋革:“该尽的心尽了,把孩子送福利院,亲生父母都不养,你何必给自己加负担?”孙秋革摇头:“我们两口子活到哪一天,就想把娃照顾到哪一天。”

  自此之后,十二年如一日,雯鑫早晨六点醒来,秋革就忙活起来,给孩子穿衣、洗漱,再由老田把雯鑫抱到客厅的“专座”上,盖好被子,垫好坐垫,放了动画片。吃饭时,老田一点点喂,完了再耐心收拾掉在孩子衣服上的饭粒。时间长了,雯鑫一个眼神,秋革两口子就知道她想什么。在外上学的女儿回来笑着说:“我妈待雯鑫比待我们都要亲!”

  在秋革和老田的影响下,儿子也很照顾雯鑫,从街上回来手里总不会空着,给妹妹买这买那。

  秋革的善行不仅影响着家人,还感动了周围的人。幸福社区先后向民政、残联、妇联等多个部门为雯鑫申领了重度护理、残疾人生活补贴等多项救助政策。

  如今,儿子成了家,女儿毕业去了深圳工作,现在秋革最挂心的就是雯鑫,但她是个乐观派,经常说:“我们会一直管,等实在管不了,还可以向政府求助。如今社会发展得这么好,担心啥?”

  她转身问雯鑫:“你说妈说得对不对?田雯鑫。”

  雯鑫眨眼,微笑。

  孙秋革笑着点头:“别看我娃只能躺着,心里聪明着呢。”

  这回,雯鑫笑得一脸灿烂。虽然说不出来,但她知道母亲就是自己的天。

  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,便是母亲的呼唤。

  如果说,秋革遇见雯鑫,是缘分。

  那么,雯鑫遇见秋革,便是福分。(记者 程瑾 彭斌)

上一篇:

下一篇: 用电影点亮乡村夜生活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