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风得民心 大荔县减轻人情负担 促进文明乡风

来源:渭南文明网  时间:2017-11-27

  红白事全部报告 议事会全程监督

  到许庄镇西小坡村参加村民李文茂儿子婚礼的姑娘,对门口挂的通告牌感到好奇,禁不住拿出手机拍照,说要回去好好给亲朋宣传宣传。 通讯员 李世居摄

  现在,渭南市大荔县的农村办红白事时,事主的家门口都会挂一个牌子,上面清楚地规定了红白事的宴席标准、烟酒的价格,规定了邻里之间人情往来的标准,还规定了不准放烟花、不准请商业演出、不准向事主以挡门、挡车等理由索要红包等等。“挂这个牌子,一方面对事主是否严格按规定过事进行监督,另一方面给参加宴席的外村亲朋提个醒,以免不明真相的亲朋误以为事主太小气。”11月2日,大荔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守印在介绍“两改”议事会时说。

  据悉,自从今年4月21日大荔县“两个改革”(城乡新型殡仪改革、农村婚丧礼仪改革)现场会召开后,许多村子都成立了“两改”议事会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红白理事会,农民家里办红白事时,议事会就把通告牌及时挂到事主家门口。

  人情负担重 百姓盼新风

  过去,大荔农村办红白事的宴席讲究“全席”,鸡、鱼、肉一样不能少。“客人吃不吃,主家都得准备,不然面子上不好看。”许庄镇中汉村党支部书记王林说,“其实,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大鱼大肉也不稀罕了,宴席上的肘子、鸡等,几乎没有人动,太浪费了!”

  王林介绍,姑娘出嫁时,从娘家到婆家,不论距离远近,挡车钱、叫门钱等等,一路下来,主家的红包至少得发三四千元,上万元的也很多。

  鞭炮、烟花也是互相攀比。许庄镇西小坡村党支部书记董满社说:“你家放5000元的,我就得放1万元的,他家还准备放3万元的。有的村民家里老人去世了,鞭炮能从家门口一直排到坟地里。排场是有了,但是鞭炮炸起的黄土满天飞,空气污染严重,而且鞭炮响过后的碎纸屑落在土路上,清扫难度也大。”他说,家里不太富裕的村民不想铺张,但别人家都这样过,自己也不能太例外。

  据悉,如今办宴席的理由也越来越多,考学、买车、小孩满月等,主家都要摆上几桌。因相互攀比,大家随份子的标准也越来越高。据不完全统计,一个农家一年因红白事就要多花2万元。“农村婚丧礼仪改革是好事,这是大荔人民的现实需要。”大荔县委书记王青峰在全县“两改”工作现场会上说。

  

  许庄镇西小坡村李文茂儿子结婚时,门前耍媳妇拴着红绳子热闹的群众,现在不要红包了,换成了一块钱一包的喜糖。通讯员 李世居摄 

  新风得民心 带头最重要

  这种红白事大操大办的风气,最早在中汉村被彻底扭转。

  中汉村是大荔县较早成立红白理事会的村子,而且这几年在全县坚持得最好。王林说:“群众虽然对这种大操大办的不良风气意见大,但如果没有人组织、监督,这种不良风气很难扭转。”

  2014年7月,中汉村成立了由村干部、村民小组组长和村上德高望重的老人、过红白事的总管等人组成的红白理事会,给全村的红白事定标准、定规矩,礼仪能简化的简化,宴席能节省的节省。

  “一桌酒席的价格,白事不超过150元,红事不超过220元;烟一盒不超过5元,酒一瓶不超过30元。不管红事、白事,均不得向亲朋索要钱物;乡邻一家随礼,只能一个人参加宴席,不允许全家出席;白事乐队人数不超过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