渭南最美乡医:一位“80后”村医的守望

来源:渭南日报  时间:2019-01-10

  冬日清晨,走进渭南经开区阳曲街道办前锋村卫生室,“80后”村医李乐正趴在桌前整理公卫资料,不时打电话询问,在表上勾勾画画。

  “中医药防疫还有几户人没通知到,今下午我得上门去走访一下,好政策到底下咱就得落实好。”李乐对身边的同事说。

  这时,有人掀开卫生室门帘。“来,姨,快进来,咋了,哪儿不美气?”李乐快速收拾摊了一桌的资料,转过身问。“有些发烧,头疼得很。”老人答。

  听诊、测体温,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“体温39度,打一针退烧针,再吃点药就没事了。”李乐说着,麻利地配药、取针、打针。

  “等会再走,先坐着休息一下,冬季气候干燥,要多喝水。”李乐笑着递上一杯热水。

  “乐乐这娃,无论我啥时候来,态度都好得很,看病也看的好,你说现在这年轻娃娃,哪个能在村里待住,他一毕业就回来了,这一晃十几年都过去了。”老人有些感慨地说:“我到现在都记得有一次我病了,他半夜到我屋去给我看,那时候路还没修好,是土路,雨下得大,我门前那路还不好走……”老人的话,唤起了李乐的记忆。

  时间回到2007年9月的一个秋日夜晚,李乐的电话突然响起,“李医生,我是咱村吝家组的,快来,我妈张变侠刚吐了一地,快晕过去了。”焦急的声音穿过电话,年轻的李乐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  李乐的父亲做了一辈子村医,早就对村里人的病情了如指掌,在一旁提醒:“张变侠有眩晕的毛病,去的时候拿着药。”李乐点了点头,急匆匆地拿起药箱,披上雨衣,骑上摩托车,奔入了瓢泼大雨之中。

  李乐所在的村卫生室距离吝家组有3里路,但那时路还没修,土路坑坑洼洼,摩托车不停地颠簸,加上大雨,即使穿着雨衣,李乐鞋里裤腿下边也全湿透了。好不容易到了村口,大雨漫灌,摩托车根本进不了村,李乐只能把车停在村口一户老乡家,自己淋着雨进了村,到达张变侠家。

  老人躺在床上,嘴里念叨着:“天地咋都转呢,实在晕得难过……”说完又吐了,李乐先给老人进行检查,确定病症之后,取了药给老人服下。

  安顿好老人之后,已经是晚上11点多,李乐并不着急走,他得等到老人症状彻底减轻之后,才能离开。如果老人症状还是没有缓和,就得及时送医院。李乐心里做了两种打算,总之不能耽误老人的病情。

  “乐乐,你看你裤子湿了大半截了,这么大雨还把你叫来,实在过意不去。”张变侠的儿子递上一块干毛巾。

  这时,李乐才缓过神,低头看看,皮鞋里已经灌满水,一脚踩下去发出吱吱的响声,外套、裤子都湿了,凉意侵袭全身。他笑着接过毛巾,边擦边说:“没事,只要不耽误我姨的病,淋点雨不怕。”

  凌晨1点多,老人的症状明显减轻,李乐又给她开了点药,向家属叮嘱了用药注意事项,这才背着药箱,放心离开。

  “我这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这么多年,给乐乐添了不少麻烦,他从来不说啥。我们这个村子大,有二、三百个老年人,大部分娃都在外面打工,稍微有个伤风着凉都找他,多亏有他。”张变侠感慨万千。

  2004年,从延安大学医学院毕业至今,“80后”李乐就一直在前锋村卫生室工作,这么多年,生于斯长于斯的他帮乡亲们补办合疗,冒雨冒雪上门诊治,挨家挨户宣传公卫知识,进行传染病防疫……与乡亲们有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。

  “每年都有同学叫我去西安工作,我都拒绝了。他们觉得我回到村里,有点可惜,但我觉得在村里工作时间长了,对这里的人有感情了,虽然卫生室平台小,但并不影响我治病救人,希望大多数村民都能在家门口享受到好的医疗服务。”李乐笑着说。

  李乐说,愿意扎根故土,继续守护前锋村乡亲们的健康。(记者 程瑾 实习生 周花絮)

操作选项

字体大小
宽屏阅读
打印文本